偷星九月天漫画,李静,圣女果的功效与作用


对于感情这件事,不论是唯美、或是狗血,日影是有着绝对发言权的,

日式的纯爱电影,从不缺乏经典,而反常态的现实感情婚姻,日式作品石刷把又能不断的刷新“乍舌”的高度。

比如,去年在戛纳点映的《夜以继日》

评价遭到了两极cunny,在豆瓣上打一分和打五分的疯狂掐架。

而《夜以继日》引发的争论点很有意思:

“叙事对于电影,真的重要吗?”

1978年出生的导演滨口龙介,师从日本著名的导演黑泽清,

滨口龙介在长片作品《欢乐时光》大放异彩以后,这部由更加成熟团队、更加职业演员,一个月打造的日影,

把黑泽清那种幽秘、细思极恐的惊悚感,导入了爱情故事。

一个叫朝子的女孩,在街上邂逅了小倌神秘男子麦,

麦一头乱发,颓废、虚无,有一种女性抗拒不了的性感,好友告诫朝子,麦这样的男人交不得,肯定会伤害她。

朝子置若罔闻,第一次见面以后,朝子就和麦确立了恋爱关系,

朝子爱麦入骨,去买个面包都害怕他出了意外,半年后,麦突然失踪,朝子如同行尸走肉般打着零工生活。

亮平的出现让朝子以为是麦和她开的一个玩笑,

了解到不是同一人后,朝子陷入了巨大的挣扎,在道德情面,她不允许自己接受亮平,让他成为麦的替代,

而情感上,朝子又希望通过亮平来弥补麦对她的伤害。

一次非正常事件让朝子接受了麦,最终败给了情感,

生活了五年,朝子似乎都没能爱上亮平,

亮平温顺、体贴,看朝子的眼神总是流露出深情,已经被麦伤害的朝子却空洞地无法感知亮保剑峰平的完美。

朝子带着这种对活着的愧疚感去东北灾区做义工,

在这里,她了解了亮平纯真热烈的一面,才真正喜欢上了亮平,

朝子的每一次喜欢都是带有仪式感,

在常人无法理解的一个庸常事件,麦的情感却产生了激烈的波动,这在朝子爱上亮平和奔向亮都是同样突兀地就发生了,

但人的情感就是这样,毫无逻辑可言。

朝子的情感选择是观众最无法理解的

被麦抛弃后,她用同样地方式伤害了亮平,她自己念叨着怎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又义无反顾的拉紧了麦的手,

朝子的爱再剧潜规则之烈也无法代替她被鼻涕倒流终于好了麦伤害后的强烈自尊,

和麦的私奔已经是七年后的再相遇,这时候的麦必然不再是她拥入怀里的麦,

而这样的麦为什么能轻而易举的取代相处了五年和睦、温馨的亮平呢?

这时候是无关爱的,而是朝子需要给自己一个答案,

不是他甩了我,而是我没有选择他!

《夜以继日》被一部分影评人称为第三次日本新浪潮徒弟很抢手,貌似就是基于这个理念的。

现代人那种深入骨髓的自恋和孤独,是任何温暖都无法取代的,

个体需要的不再是坚固有力的支持,而是自我深层次认知,

如果理解了这一点,那么影片中朝子和麦去往东北老家的途中,在仙致陆东青台,朝子的突然放弃,就变得合情合理。

现实的赛尔号索比斯考量,终究会打败了那个自怨自艾的小我,

麦的强大吸引力是无法替代亮平给朝子的依赖感的电影还魂砂,朝子在昏昏睡中问麦:

“是不是下了高速,是朝子心中以为的已经回家了。”

而当她清醒后意识到,旁边坐的不是能给她安全感,给她家的亮平,而是来也自由去也自由,无法给她安定感的麦,她立马反悔了。


朝子的行为又荒诞又可笑,但这正是人性的复杂和脆弱,

从某个层面来说,她应该是对铃木和春代这种选择安慰生活的女人有易速小贷一丝不屑的,

春代微整容,嫁给了新加坡高级白领,铃木对亮平初次见面有好感,也在知晓亮平喜欢朝子后嫁给亮平同事,并化为最后奔跑哭泣的暗恋告白,

春代和铃木都更务实,选择了触手可及的体面生活。

春代在五人聚会上曾经说过,

朝子是那种很容易让人陷入爱恋的女孩,

朝子的先天异性缘,让她很快的吸引了麦和亮平这样的优质股,

一个诗曼危险神秘,一个居家温厚,都是春代不敢奢望的男人。

基于这种自信,朝子才会牵着麦的手,在众人目瞪口呆中逃离,

这一场让人偷星九月天漫画,李静,圣女果的功效与作用有一种总觉得朝子是不是幻想麦带走了她,而实际是她自己在婚前逃离了,这种诡异奇幻的气氛一直蔓延,

从她牵起麦手的那一刻,她和亮平的关系就已经注定会是失败的,

然而她还是依然决绝选择,归其究竟是因为朝子是被喜爱的那一个,被选择的那一个,容易获得喜欢的那一个,

她一边洗脑自己,亮平永远不会原谅自己,一边又自我安慰,亮平还是会喜欢我的。


她和亮平的关系因为她这破灭性的行为,掉了个个儿,

爱的更多的亮平表示再也无法相信她,亮平看着涨水的河流一脸厌恶:“真脏!”

而朝子一脸平静:“也挺美的!”

朝子自愿接受了她对这场背叛的惩罚,爱着已经不再那么爱她的亮平。农家长嫂

亲手毁掉幸福的朝子如此可笑,让人不自觉想把她往绿茶上靠,

真实的感情世界没有道gtb4文件怎么打开理可言,朝子是初学者,在麦之后,她应该没有喜欢过人,好不容易学会爱上亮平,却已经丢失了亮平的珍视,

被朝子伤害的亮平变得麻木和无所谓,激烈爱过之后的亮平,被朝子传染了空洞,麦的自我,朝子的冰冷过度到亮变压器外壳平的麻木。

情感纠葛是一把利刃,无差别插向经过的每一个人,

无关对错也不在乎好坏,人性的深不可测正如麦的零羁绊,朝子的执念,亮平极度深寒2深海惊变的日益麻木,毁灭了每一个人。

滨口龙介延续了黑泽清关于人和托尼尼克尔森齐吉旭人关系的探讨,

在《夜以继日》中,这种人与人的疏离感,贯穿角色与角色,角色与观众,没有谁了解谁,就连自己也未必了解自己,

朝子正是因为自己都没有认清的那一面,贪婪地试探亮平对自己的爱到底能退让到什么地步,

某刻夜转梦回,大竹爱子朝子会埋怨那个拎不清的自己,捣毁了一切,事已至此又不得不去接纳自己亲手揭开的脏污。

朝子那下眼线浓重地深幽双眼时常凝视着镜头,

凝视着那些以为开了上帝之眼的观众,不见血的阴森密布,才是让人背脊发凉的重磅武器。